当前位置:企业家动态
  许家印助贾跃亭圆造车梦 专家:失信被执行人应受限  
   
  发布时间: 18-06-29 09:33:25am     
         
 

     5月下旬,睿驰汽车以约3.64亿元竞得的广州南沙区土地正在平整,施工方称,该地块未交付给睿驰汽车。

  载重车辆在睿驰汽车计划建厂的地块上施工作业。

  南沙金融大厦,睿驰汽车的临时办公地址就在大厦的9层。

  628日,中国恒大股价下跌4.56%,恒大健康下跌6.12%。恒大宣布投资FF后,这两家公司股价仅次日小幅上涨,之后连续两日大幅下跌。

  625日晚,恒大健康公告称,许家印实控的中国恒大向恒大健康提供67.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6亿元)三年无抵押贷款,用于收购中誉集团主席赵渡旗下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下称时颖公司)100%股权,从而间接获得Smart King Ltd公司45%的股权。

  Smart King Ltd是时颖公司与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Faraday Future(简称FF)原股东成立的合资公司,时颖公司持股45%FF原投资者拥有33%的股权,合资公司拥有FF及其附属公司的全部资产。恒大健康通过上述收购间接成为Smart King Ltd的最大股东,也是FF及其附属公司的最大股东。这也意味着许家印为贾跃亭的造车梦充了值。

  据接近FF中国的人士介绍,获得融资后,FF全员都在为实现量产而努力,这其中就包括美国和中国两个汽车工厂的建设。68日,FF选定了一家名叫Bernards的加州商业建筑商负责加州Hanford(汉福德)工厂的建设。48日,FF的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下称睿驰汽车)以底价约3.64亿元,竞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该土地是用来建设FF在国内的汽车厂的。

  近期多次探访该地块、睿驰汽车注册地及广州市南沙区政府,尝试展现贾跃亭、许家印二人的国内造车地完整景象。

  睿驰汽车建厂地块尚未交付

  广州市中心一路向南,50公里外就是南沙区万顷沙镇,这里紧临珠江入海口、码头遍布。在一处农田的对面,找到了FF在国内选定的造车新厂址——2018NGY-2地块。地块占地面积约601亩,被水道、沙尾路、新厂九路及一条无名道路分割成基本标准的长方形形状。

  5月下旬探访时,一辆辆装载着碎石、泥土的载重车辆从地块驶出,地块基本处于干爽和平整状态。地块外围的施工墙上显示,该项目的建设单位是广州南沙开发区土地开发中心,建管单位是广州南沙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施工单位是广州市第三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下称第三市政)。

  一位现场施工的负责人确认,该地块就是睿驰汽车拍下的土地,“现在正进行土地平整,整理之后会交付给企业,企业再找承建方建设”。据了解,现场的施工方正是第三市政,已经在此施工数月。

  按照35日广州南沙国土局网站关于“南沙区万顷沙保税港加工制造业区块”(编号:2018NGY-2)的出让信息,该地块起拍价3.641亿元,土地性质为工业用地。在48日,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信息显示,睿驰汽车以底价3.641亿元竞得了该地块。一位接近交易人士透露该地块只有睿驰汽车一个竞拍者,没有加价竞拍,几乎秒得。这从侧面澄清了特斯拉要在该地块上设厂的传闻。

  按照土地“招拍挂”流程,睿驰汽车需先缴纳竞拍保证金7282万元,竞得后进行资格审核,通过审核后签署合同,缴纳最终的土地出让金。但睿智汽车具体进行到哪个流程,通过拨打电话、实地采访等方式,均未得到广州市南沙区国土局等部门的回应。

  南沙区政府对外的口径是:“睿驰公司在南沙拍下的601亩地块,将用于投资建设纯电动汽车研发、生产基地。”

  按照竞拍时该土地的使用条件,土地移交之日起,竞得人需在一个月内动工建设,并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需在24个月内建成投产;须在项目开工后五个季度内取得纯电动汽车准入的项目核准等要求。

  上述现场从事土地平整项目的负责人627日透露目前地块还在平整中,并未交付给睿驰汽车,但其承建方已经在地块上开始搭建项目部和场内道路。另据了解,睿驰汽车选择的承建方或为中建四局,汽车厂预计2019年底建成。

  针对睿驰拿地,南沙区政府还统一对外回应称:“新能源汽车是当前我区重点发展领域,我区相关部门对于上述纯电动汽车项目的投资规划、风险评估、经济测算、用地等方面进行了研判,并严格按照我区招商引资决策程序对该项目进行审议。目前,我区正在积极推进该项目,相关进展也会及时披露。”

  FF同时控制FF中国和睿驰汽车

  工商资料显示,拍得上述地块的睿驰汽车注册地址为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1719楼(仅限办公用途),注册资本3亿美元,成立时间为2018212日,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同为王志刚。该公司是香港注册公司Smart MobilityHong Kongholdings Limited(简称Smart Mobility)的全资子公司。

  5月中旬和下旬,多次对睿驰汽车的注册地进行了探访,坐落在该地址的是名为“南沙金融大厦”的大楼,多方确认得知,睿驰汽车在该大厦九层暂时办公。

  据一位大厦的安保人员介绍,大厦九层全部为睿驰汽车使用,有很多外国员工上班,每天工作到晚上九点多之后,周六日也有人上班。接近FF中国的人士,也证实了确有外国籍员工在广州为睿驰汽车工作。

  由于大厦安保制度,未能进入楼内探访,但探访的周五和周六接近晚上9点时,大厦九层灯火通明。大厦的两位工作人员均称,九层的业主对他们交代,没有业主接送,不允许外来人员进入该层。

  那么,睿驰汽车在FF和贾跃亭中间扮演怎样的角色呢?

  检索中国香港企业注册处资料显示,睿驰汽车的母公司Smart Mobility成立于20161020日,曾用名是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FF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下称FF香港)。

  按照625日新京报获悉的睿驰汽车控股构架来看,处于金字塔最顶端的是Smart King Ltd,恒大健康(通过时颖公司)持有该公司45%的股权,FF原投资者拥有33%的股权,公司管理层持有22%的股权。Smart King Ltd采用了AB股架构。时颖公司持有的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贾跃亭每股股份配有10票投票权。

  恒大健康公告显示,恒大将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派驻两名董事。而FF中国提供的资料显示,贾跃亭为FFCEO

  塔尖的Smart King Ltd下面设立全资子公司Smart Technology Holdings Ltd,后者直接持有FF美国和FF香港的100%股权。FF香港直接持有睿驰汽车100%的股权。

  FF香港唯一披露出的董事姓名也为王志刚,与睿驰汽车的法定代表人重名,疑为同一人。王志刚在睿驰汽车的资料上留下的地址位于山西临汾北膏腴村,那里也是贾跃亭的老家。

  除了睿驰汽车,FF香港旗下还有一家名为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即FF中国)的公司,该公司的另一股东是乐视汽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汽车科技),两公司具体持股比例不详。乐视汽车科技为贾跃芳和王佳伟分别持股90%10%的乐视致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FF中国的法人代表的名叫王佳伟。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贾跃亭的一位亲属名为Wang Jiawei(音译:王佳伟),他同时是FF的首席财务官。

  也就是说,FF香港同时控制着FF中国、睿驰汽车及其子公司,而后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疑似是贾跃亭的同乡和亲属。而FF中国的投资方除了FF香港以外,还有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以及亲属王佳伟。

  针对上述结构,一接近FF中国人士称,FF确实同时控制FF中国和睿驰汽车,并强调不能将FF简单的理解为睿驰汽车。

  失信被执行人能否造车

  恒大投资FF的传言落地引发关注,恒大是如何选中贾跃亭的FF呢?

  多位房地产行业人士表示,房地产行业目前面临巨大的政策风险,此前已经抓住城镇化进程获得了巨大红利,但随着房地产调控趋严政策收紧,房地产行业试图抓住新兴产业,多元化布局。

  恒大许家印近年来也尝试进军科技、新能源行业,目前,新能源汽车也是国家政策扶持的行业,FF汽车比较符合这一定位。

  此前,恒大内部人士透露,许家印曾参与光伏、新能源、高科技等行业,试图带领恒大转型,多元化发展。

  如今,有了恒大许家印的资本加持,贾跃亭的造车计划会如期实现吗?

  去年,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目前,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仍能查询到有关贾跃亭个人的7条记录。

  因此,虽然拿到了融资并且继续出任FFCEO,但贾跃亭还需要面对有钱造车却不还钱,以及被列入失信名单到底还能不能造车的公众质疑。

  面对上述问题,上市公司乐视网(3.480, -0.03, -0.85%)给予过两次略显不同的回应:乐视网在第一份问询回复中称,“睿驰汽车为FF的关联公司。前述公司与贾跃亭所控股的乐视控股体系不存在法律关系,完全独立运营;睿驰汽车土地拍卖款项全部来源于FF战略投资者的投资,与乐视网及乐视控股体系之间的关联款项不存在任何关系。”

  在第二次回复中,乐视网方面称:“其目前无法确认FF的资金来源与乐视网关联方应收款项、贾跃亭未履约的相关承诺借款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关系。乐视网将继续对贾跃亭、FF及其关联方与睿驰汽车关联关系及投资款项资金来源进行质询、核查。”

  南沙区政府给媒体的公开回应则是,睿驰汽车是依法依规在南沙区成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为FF的关联公司,与贾跃亭所控股的乐视控股体系不存在法律关系,完全独立运营。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内投资人透露:“按照债务的清偿原则,优先考虑债权,然后是股权,肯定要先还债。”但上述投资人称,贾跃亭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为了避免其股权被追责,可以通过一些设计来让这些公司看起来不是他的。这个时候就要对睿驰汽车进行一个核查。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贾跃亭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了,FF公司、睿驰汽车公司是不是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了呢?从现在的证据来看似乎没有。

  刘俊海称,如果失信被执行人都采取规避的措施,从而依旧可以正常投资开公司,会使现在所有的联合惩戒机制被架空。他建议:相关部门要明确关于失信被执行人被联合惩戒的关联公司的界定范围,也应当建立联合褒奖诚信的制度。

  贾跃亭不能停

  为了证明自己,今年45岁的贾跃亭急需让FF驶向正轨。在他的控制下,这家设立在美国的公司,其一举一动却在中国市场备受关注。原因无它,FF已成为乐视“生态化反”故事“破产”之后,贾跃亭逆风翻盘的最重要筹码。

  如今恒大入主,FF的关联公司睿驰汽车也以3.6亿元的底价拍下广州南沙区601亩土地,贾跃亭离造车梦的实现似乎越来越近。

  不过,与FF“并肩作战”的时颖公司董事华宏骥曾对外表示,对造车计划的注资分批进行,只有FF造车工作走到关键节点时,才会有后续资金。

眼下,为FF拿到救命钱的贾跃亭,唯有继续不断推进加快生产,才能继续保住自己的梦想和公司。贾跃亭,真的不能停。  

贾跃亭对造车情有独钟

  对中国互联网行业来说,贾跃亭创立的乐视网是极为特殊的个案。从视频网站起家,在资本的加持下,其扩张至横跨七大行业,涉及上百家公司和附属实体的大型集团。2016年前的快速扩张期,乐视网股价涨幅达535%,市值曾高达1526亿元。

  20164月,乐视网如日中天之际,发布乐视超级汽车LeSEE。尽管这款互联网无人电动概念车,与日后在全球消费电子展上看到的FF真车实际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但贾跃亭想要切入汽车市场的想法已暴露无遗。

  然而,2016年底的乐视资金链危机阻断了这个梦想。当年116日,贾跃亭发了一封内部信,反思公司“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需要刹车检修。

  贾跃亭检修的方法现在来看就是引入投资。20171月,贾跃亭的山西老乡、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为乐视投资了150亿元,融创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

  然而,两人的蜜月期比外界想象的要短。曾有乐视云业务离职员工透露孙宏斌的加入看中的是乐视的土地储备,并不断削减乐视非核心业务。自孙宏斌将投资聚焦在汽车以外的乐视业务,就已为其与造车为终极梦想的贾跃亭之间埋下了矛盾。

  去年521日,乐视网发公告,贾跃亭申请辞去上市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董事长;612日,贾跃亭卸任乐视控股法人代表;7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接任后曾对媒体以开玩笑的口气表示,“贾跃亭辞职是必要的程序,不辞职就开除”。

  然而,媒体报道称,美国时间201774日,贾跃亭已抵达美国洛杉矶,并在第二天与乐视汽车和FF团队开会,安排未来工作计划。至此,贾跃亭开始了他远避美国的生活,何时回国一直成为中国媒体关注的热点。

  出国造车,缺钱比想象得严重

  201776日,贾跃亭发布文章,在承诺会还钱之外,谈到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

  按照此前公布的战略,贾跃亭开始布局,在美国加州Hanford工厂生产FF91,接着在中国广州生产由美国团队设计、中国团队测试、制造和销售的FF81。为了完成计划,贾跃亭在中美两地不断发布招聘信息。

  在贾跃亭远避美国的日子,监管部门发出责令其回国履责的通告。于是,在他不断更新造车进展的同时,外界开始猜测其回国的日期、路径,以及造车的真实情况。

  不过,FF的发展难言乐观。2017年下半年,这家公司也出现了崩盘的迹象,原因同样是被欠款供应商起诉以及较高的采购成本。9月,贾跃亭曾现身香港寻求融资。1110日,FF宣布终止CFOCTO的雇佣合同,其理由是前CFO未能在任职8个月内为其融资。

  转机出现在20171130日,时颖公司援助贾跃亭,后者让出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并且做出了阶段性承诺的要求。得此融资后,FF停滞一年的产品研发才得以恢复。

  20184月,睿驰汽车拍下广州南沙区一块土地,当时南沙区国土局在土地招标要求中明确写出,竞得人需在一个月内动工、两年内投产、五个季度取得电动汽车准入项目核准,并且与南沙区政府合作开发。

  如今,乐视汽车已名存实亡,所有业务停滞,原有团队转入FF。华宏骥确认,时颖也只是投资FF,并没有投资乐视汽车。自此,贾跃亭以FF的品牌在中美两地布局,今年6月初,美国FF确定了工程总包方负责建设工厂,但整体规模来看并不足以应对大规模市场。

  随后,FF被爆出核心部件技术细节未解决,将导致安全问题,并且,三个月前开启的“梦想合伙人”再无消息。不仅如此,FF一致对外释放年底实现量产的消息,这更多被视为其希望获得投资方加注的信号,而非实际情况。

  “卖惨”下融资填补,许家印现身

  身在美国的贾跃亭曾有两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两次采访无疑都释放了一个信号——FF一直在坚持前行。

  201711月,腾讯财经《棱镜》以一场150分钟的对话,展现了身处FF研发总部的贾跃亭。贾跃亭在这次采访中回应暂时不回国的理由是,担心债务纠纷限制出境和高消费(指乘坐飞机),“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而他“个人已经投资近10亿美元”。

  在这场采访中,他回答一个关于投资人的问题时,直言,“只要有钱了,FF能撑住,做出好产品,就是对投资人最大的负责”。

  贾跃亭在坚持中等来了许家印。在披露了恒大、时颖公司和FF的关系后,细节得以理清:恒大替时颖还清了此前欠下赵渡接近47亿港元的借款,恒大将向Smart King派驻两名董事,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将担任董事长,恒大健康主席时守明将出任董事。

  虽然贾跃亭目前仍为FF公司CEO,并具有“110票”的权力,但恒大所发公告也明确显示,贾跃亭得到约束,即在贾跃亭不能履行职责时,其投票权会回转到时颖公司,而雇员股份不具备任何投票权。

  不过,时至今日,赵渡是否充当了交易的中间人,目前尚未有明确说法。资料显示,赵渡担任中誉集团主席,及前黄金公司国际资源集团有限公司主席,两者皆为香港上市公司。

  中誉集团2017年中期财报曾显示,其持有恒大健康2.66%股份,持有恒大集团0.12%股份,以及若干恒大集团优先票据。

 
   
    关闭窗口  
bt365体育在线投注、bet36体育投注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bt365体育在线投注信息工作部 技术支持 京ICP证 13027772号